档案专题
站内搜索
服务平台
关注我们
广外人物  >>>  为多育人才 甘少出译作
为多育人才 甘少出译作

 

原文来源:http://news.gdufs.edu.cn/Item/81552.aspx

【人物档案】

蔡文显(1911~1984),字致平,金溪县石门乡靖思村人。1934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外语系,1937年获清华大学文学硕士学位。先后在厦门大学、中山大学、中正大学(后改南昌大学,今江西师大)任讲师、副教授、教授、系主任。1969年调广州外国语学院(广外前身)英语系任教授兼英美文学室主任,学术、学位评定委员会委员。他长期从事外语教学,对英国文学史、小说、戏剧的研究有较深的造诣。他是当代著名的英美文学研究专家与翻译家,是著名学者梁实秋与闻一多的得意门生。

 

“幸有书为伍,茶足饭饱,不知老至,忘了清贫。”这是著名学者梁实秋给其得意门生蔡文显的赠言。(摘自《甲子仲夏寄文显老弟》)

一支译笔伏案英美文学

蔡文显从事英美文学教学与研究近半个世纪,毕生坚持英国文学史、英国小说和戏剧的研究工作,在这些方面有较深的造诣,是我国外语教育界知名的老专家。在广外任教的15载里,仍坚持手握译笔伏案工作,其潜心治学的精神堪称学界典范。

蔡文显发表过《论莎士比亚悲剧“奥瑟罗”》、《浅论悲剧“奥瑟罗”的主题思想》、《萧伯纳戏剧创作的思想性及其艺术价值》、《汤显祖和莎士比亚》、《狄更斯创作的评价问题》等论文,编写了文学史教材。他提出了不少有创见性的论点,以其独到的见解和精辟的论述赢得学术界同行的好评。

在广外期间,蔡文显还与桂诗春等合译了《英国文学史纲》、《狄更斯评传》和《英国文学史》等著作,全面系统地介绍了英国文学及其发展史,是研究英国文学必须参考的重要学术译著,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,鉴于他科研上的丰富成果,在他逝世之后的1985年9月,获得了广州外语学院颁发的“校庆二十周年科研特别奖”。

“我的父亲一生挚爱翻译与读书。”蔡文显的女儿蔡宗琰评价说。似乎是受到父亲的影响,在蔡宗琰的家中,笔者能随处看到不少书,无论是在客厅桌面上还是书架里。书不离身的蔡文显有着扎实的文学功底,即使在晚年他授课中引用古文时,许多文章他都能背诵得一字不漏;他对翻译与阅读的经验与感悟也会对他的学生倾囊相授,对子女言传身教。在蔡文显的儿子蔡宗夏的回忆文章《父亲教我做学问》中提道:“父亲(蔡文显)说翻译的原则可概括为‘信、达、雅’三个字。‘信’是必须忠实原文,这是翻译的基础;‘达’是要求译文通顺流畅,要译得活;‘雅’是更高的要求,译文表达文雅华丽。父亲对翻译原则与技巧的精辟论述,是他几十年从事翻译的教学和实践的经验总结,使我受益终生。”

三尺讲台培育满门桃李

蔡文显一生经历了日寇侵略、民族危亡,国民党反动统治、困难深重,人民解放、国家新生及建设“四化”的不同历史时期,纵坎坷多难,历经战火浩劫、社会动荡与政治运动风云变幻的煎熬,仍坚持教学、不问回报。

蔡文显学识渊博,授课生动风趣,重点突出。他丰富的教学经验、良好的教学效果,博得学生们的称赞;他勇挑重担,任劳任怨,对学生严格要求,循循善诱,诲人不倦。直到70高龄仍坚持上讲台,亲自给高年级本科生和研究生授课。据蔡宗炎回忆,当时广外的研究生招生少,大约每个教授会带2个研究生。蔡文显带研究生不以门第取人,而凭学识选人。即使那时他年纪大身体不太好,但对所带学生还是特别认真,而且师生情谊特别好,每到下课后还有不少学生前来家里向他讨教。现在在广外任教的国家教学名师王桂珍教授就是蔡文显的研究生。”

蔡文显的儿子蔡宗周在《父亲与书的情缘》中回忆到,蔡文显的书房总会堆放着一叠叠教案、一架架划满红杠蓝杠、夹满字条、写满眉批的中文和外文书籍,默默的叙说着他治学的严谨、对教书的热爱。凭着蔡教授的学识和文笔,原可翻译更多的著作,可他把毕生精力放在教学上。对于名利蔡文显是这样看待的:自己培养的学生有的在政界和外事部门担任重要工作,有的成了著名作家、翻译家和诗人,他们的著述该有多少呢?比之自己少出几本书是值得的。

蔡文显一生心系文学研究与教学,为人坦诚、真挚、热情,不争不抢。晚年在广外期间,70多岁以后仍坚持跑步,每天凌晨,白云山下宁静的校园里常闪现他的身影。有一年,广外曾组织过一次千米长跑,70多岁的蔡文显是参赛者中年龄最大的。虽然他远远落在后面,但没有停下脚步,坚持跑到终点。

先生之风,山高水长。蔡文显从事教育的一生,一如他坚持的长跑,没有歇足没有止步,默默地朝前奔跑着,直至生命的终点。回首却望,不觉间已满路桃李芬芳。